月下焚澍

粤澍专用活动号


我们的口号是——
生命不息!搞事不止!

一条搞事LO

这个必须单发才能体现出我们“生命不息,搞事不止”的宗旨。

应大金主要求,本次活动是——竞速赛!!
(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太太们都很方的原因。)
奖金这种东西,机密。
听说最后一名还有特殊任务哈哈哈哈哈哈。

……笑屁,我也开始方了。

以及大金主题的那句话其实是——

「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、厨房与zuo爱」

………怎么一下就变了颜色。
算了算了,生命不息,搞事不止。

就酱。敬请期待吧!☆

【粤澍】月下焚树第二次活动公告

先祝大家新年快乐!☆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今天,我党发生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(并不)的事情。
小陈:“要不然我们搞个事吧好久没搞事了!”
然后,然后…
虽然上一次的事还没搞完,我党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,搞事,搞事,搞事……………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于是在众多群众的响应下,月下焚树第二次活动blingbling地登场!
这一次我们的主题是——
年(bào)夜(fù)饭(shè huì)系列!

在一轮激烈的讨论和公平公正公开的抽签后以及p姓总裁鼎力支(资)持(助)下,本次参与搞事的人员名单如下:
@咸鱼抹茶 -佛跳墙
@姜郎才尽 -酸辣汤
@平底锅 -八宝饭
@素残一蹶不振成为咸鱼 -酸菜鱼
@陈与其。 -糖醋里脊
@指尖上的小人甲† -爆炒苦瓜
@一卷秋凉°「我没有死我只是备考缓更」 -白斩鸡
@维他柠檬茶 -蛋散
锵锵——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以上!是我们本次搞事的全部预告√

最后用大金主的话作收尾——

「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、厨房与爱」

──TO BE CONTINUED─

嘘,苦逼写公告的小陈先去泡碗方便面吃。

【粤澍】月下焚树第二次活(gao)动(shi)公告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

        万市村就在那什么星星学园的近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万市村这个名字从哪来,围观群众表示不想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没多大的占地面积,也就一栋小高层,几座小平房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说是个村其实还没有一个小区大,搞沈膜辣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搞事情,搞大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村长这么跟所有拉着小箱子到来的人们介绍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神奇的就是村里住的竟然都是一个圈的写(xian)手(yu),有什么脑洞打开窗大喊一声大家就都跑到一起搞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不知道谁抽风给村委会定了一个名,李亚党。


        姜丝:哈哈哈什么鬼

        茶茶:哈哈哈哈哈很强势

        小陈:你党很可以哈哈哈哈哈
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管,反正就这样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党里有几个没有入住万市村的神秘太太,文手太太画手太太原创作曲太太剪刀手太太站长太太,以及一个粉红粉红的前线萌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,据传还有一个神秘的大boss——说是经纪人一类的人物——在微博上活跃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太太天天活跃在后台群里,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来,在哪住,从事什么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都是很优秀的姑♂娘吧。

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


这是一个村儿的无逻辑日常。

“开门,交党费。”
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

月下焚树十月联文/接龙活动,大概内容就是娱乐/搞事(bushi)。

请期待我圈福尔摩斯们扒太太们的皮(bushi)23333

暂定参与文手: @一卷秋凉°「我没有死我只是备考缓更」 → @姜郎才尽 → @陈与其。 → @废咸鱼抹茶 →  @素残 →@白霜山 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我们大概有18个标题,所以这次的标题叫做《标题》。

——来自选恐×N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——这是一个关于你圈(6+1)个神秘太太和N条咸鱼的故事。

欢迎对号入座文手画手等等等等。咸鱼们不在的时候祝大家猜的开心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“我们的口号是!!”

“搞事!搞事!搞事!!”



占tag抱歉。

【粤澍】我们不熟/迟到





1.

墙高的背景板,十数排座椅,一室华灯。    此时已进入单独采访阶段,几个主角正在会场各处,被长枪短炮围着采访

内地新崛起的偶像,笑得还有点生涩

此时,正有一个年纪很轻的记者发问,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什么,问得有些磕磕绊绊,脸竟也有些隐隐泛红,他只微笑着,耐心听着  “彭楚粤请问你在度与彭楚粤合作  心情如何  是否勾起以前比赛时期的回忆  请回答”

“很巧.我们不熟   ”

小记者秉持着不放弃不死心良好的“职业态度”转身问向一旁的白澍 

  “不巧.我们很不熟   ”

是时间终究慢慢让我们变得不熟了.

2.

下楼时,粉丝的尖叫,记者的追问,充斥着灯火通明的酒店大厅。   

车一路从城市到高速,彭楚粤始终有些坐立难安。   

直到下了车,他才蹭到白澍身边:“我和你住一间?”

白澍倚在门边 很纯良的耸肩“想得美,你就住在姜导隔壁,编审没来,你就等着被姜导折磨吧。”   

“而且..我好像和彭先生很.不.熟.”

彭楚粤关上门,郁闷至极,用额头抵着墙壁上,暗骂了自己半分钟。

他们似乎已经二年不见  因为那家伙闲下来能打电话的时候,我都在忙。我闲下来的时候,那家伙都在忙。最多看看他的新动态评论几句 

所以.两年时间能改变什么? 

  对忙碌的人来说,两年时间短暂得就像是走马灯一般。可要是把单独的一天抽出来,似乎里面的思念又满得叫人难以承受。   

他不知道彼此之间是否真的生疏了.也许只是喝口水的时间,对方就已经一见钟情,爱上了另一个人。有的时候爱情需要拥抱来保温

彭楚粤不想患得患失,可总是有关于爱情的字眼跳入眼中,像是一只只讨厌的瓢虫,猝不及防又显眼难避  所以  只能是不熟

3.

七点剧组就要开始定妆  里边人正在忙碌着,女一号却坐在外间,等着接受采访。她早早上了妆,高髻唐装,很是养眼,握着话筒,正低头看早准备的稿子。

正在读剧本的彭楚粤感觉到微妙气氛,才猛地回头看化妆间方向,白澍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,穿着一袭月白古装,眼中带笑的看着他   轻袍缓带,眉目如镌,竟看得彭楚粤有些分了神,脑中只想起了本子上的那句话:纵是年少风流可入画,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……   

一时之间  彭楚粤有些恍惚  记忆似乎跳转回到了第一期的白公子

而我们的故事  就在不经意间开始了。

“咔嚓”一旁的记者自然是没放过此等画面

这种采访其实很简单,其实稿子已经事先做好,也只是稍作调整。若是懒一些的记者,大可以向剧组要照片刊登,根本没必要跑这么一趟,这些白澍自然明白,也难怪彭楚粤说里边有猫腻。

   当然,对于剧组来说,有主流媒体的助力,求之不得,谁又去管这里边的你来我往?   

最后拍照时,白澍还真没忘拉上彭楚粤
,众人皆愣  白澍伸出手  自然的揽住彭楚粤的肩,微微一笑,旁若无人。


4

自从定妆照出来,网上疯传。   

他俩的cp名自然而然的被推上了热门话题
万能的网友乐此不疲的把他们以前的互动八了个透彻

八出来了一个不是很火的选秀   一对be的cp
 
白澍忙得时候背剧本,闲得时候浏览网页,看看白澍的粉丝发言。

直到特别关系刷出一条新微博

是彭楚粤在做微博访谈

“请问粤粤 你在燃烧结束后这两年期间都改变了些什么呢”

“我发现没了那家伙我也能活。”   

哎?

白澍 : “你确实活了下来。”/粤式白眼 (而且活的挺好的)

彭楚粤: “我以为我不能活啊,我以为自己哪天想不开,会扔下所有一切跑去你那里跟你来个海枯石烂……”

“结果发现你没有重要到这种地步。”
(指定人看到)

白澍:“你就不怕我听到这些话后要跟你分手?”  

彭楚粤: “因为你知道我就算能活下来,也是因为你要回来嘛。“你这种奸商,怎么会舍弃既得利益?”   

白澍被气的死戳屏幕  这个大别扭  明明就在隔壁  宁愿在网上斗嘴  也不愿意当面过来讲


5.
又一次记者群访

依旧是那个小记者。

“请问彭楚粤  我们在微博和片场上看到你与白澍的大量互动  真实情况是否真的如上次所说的关系不熟呢  请回答”

“我们的确不熟    不过我们正在慢慢变熟” 白澍接过话筒  笑的依旧很纯良

两年的时间似乎没有在他们之间留下任何的隔阂,看起来总是那样的自然与洒脱,像是两人生下来就是为了彼此而存在,因而不管分开多久他们都能完美的契合到一起。   

这么说似乎有些恶心,不过,在我看来,就是如此。   

  



😂超级无敌过线党  烂尾不要打我哦  火速掉皮ing

【粤澍】浅湾

一边吃月饼一边码字
请叫我坑.不死你.不是人.的.粤澍迷妹

来啊猜我是谁啊!!!






他问我,白澍先生,我叫做阿林,来做一个采访,关于您和彭先生,您不介意吧?

我没有回答,看向前方。

那是一片波光潋滟的海。
我看着夕阳逐渐沉沦,我看见海水被染上淡淡的余晖。

甚至仿佛,看见了他的影子。

我晃过神,看向这个小记者,他冲我笑的灿烂。

“可以。”我开口,嘴角挂着机械化的浅浅的笑意。

“在这之前,我要讲一个故事。我随随便便讲,语句不通,还四季乱串,你也就随随便便听吧。”

这个是属于他们的,独一无二的故事。
和这片海,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故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,轻狂到不行,总是对生活带走过分的奢望。

他们20岁,在公司的一个聚会上才认识的。

都是三十八线小演员,并不惧怕被人认出,聊开了之后就出了饭店面向大海。
看那夕阳一点一点沉沦。

我大喊说,今年只希望能有一个至尊宝,踏着七彩祥云把我接走,接到花果山上,享福去喽。

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说澍儿啊澍儿,你这个小家伙,真是可爱。

我拨开他的手,“彭先生,我们不熟。”

他沉吟良久,拨了拨自己的头发,将声音老化了些许,道,“白澍先生,现在呢?”

我听着却笑了起来,“还是不熟。”

这个人吧,总是能用幼稚的方法把我所有的坏心情扫在一起,统统扔到垃圾桶里。

冬天的一个晚上,我去当一个大牌的替身演员,平漂在冷冰冰的海水中。

是了,还是这片海。

方圆几百里,只有这片海没有结冰。

但是温度不亚于冰块。

我那时候好冷啊。

我说,大海啊大海,平日里,你不总是很温暖的吗?
海水啊海水,请绕过我吧,就一会儿,很快就好了。

直到斜阳的光辉遍布大海,我竟然在浅浅的海湾上蹲坐了半个晚上。

同剧组的工作人员早就跑了,并没有人留意我。

我好难受。
心里也是,身体也是。

仿佛三岁左右的孩童一般,大哭了出来。

忽的没了知觉的身体有了淡淡的温度,他将我抱了起来。

鼻尖抵着我的额头,低沉的声音像是被拨乱的大提琴,被烟草席卷过后带着微微的沙哑。

他说,“我在酒店看到你坐在海滩,你可真是个大傻瓜。”

我哭得更加厉害,搂住他的脖子,无所顾忌。

他身上的水,早已不知是我湿湿的衣服蹭上去的,还是我的泪水染上去的。

他不说话,抱着我踏向被雪铺成素白的沙滩。

不回头,不回头。
我祈求说,请不要再回头。

我们在同一年火了起来,红得出乎意料。

因为我们在微博的互动,

“白先生,这里的海水很暖和,你什么时候会回来?”

我转发评论说----

“彭先生,我们不熟。”

“现在呢?”

“还是不熟。”

因为这样可爱而无厘头的调侃,竟然被顶上了热搜。

我叹气在电话中对他说,“我不想是因为炒作而红。”

彭先生没有说话,“白先生,你有没有接到剧本?”

“我推了。”

剧本太烂,我推了。

又是一阵默然,他说,我挂了。

然后就是一阵忙音。

许多年后我才知道,那是我们合作的一部电影。

几年来的唯一一部。

我不想靠炒作而火,他明了,于是在之后的演绎生涯,我们再没有遇到过。

故事戛然而止,小记者听得入了神。

“白先生,”他抬起头问,“如果有机会,你愿意和他一起演一部电影?”

我感觉心里有点空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干脆缄口。

海水一浪大过一浪,涨潮了。

“阿林,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只有这一个。”

......

“那我的回答是---不知道。”

我又一次将视线投向了大海。
再不理会阿林愈来愈大的叫我名字的声音。


倏地---

我仿若听见他叫我的声音。

“白先生?”

眼眶有一些湿润,我转过头,看见他面颊温柔不减当年。

“彭先生,”我的声音竟带了几分哭腔,“我们不熟----”

他附上了我的唇,
冰凉的唇瓣辗转厮磨。

“现在呢---”

月下焚树第一次活动公告

大家月饼节快乐。

于是——

抓住夏天的尾巴,在这秋风吹来之际,

为了欢度佳节,喜迎中秋,我们决定举办月下焚树开号以来第一次活动~



本次活动的内容是:

主题:我们不熟

要求:为保证多样性HEBE甜虐不限

活动形式模仿大逃猜,匿名发文后在评论里猜作者名,猜中可以获得点梗机会×1。

以上───


本次活动参加太太名单(暂定):

 @素残  @陈与其。  @废咸鱼抹茶  @奇异果冰。  @姜郎才尽  @指尖上的小人甲†  @初心不变 @白霜山   @一卷秋凉°「我没有死我只是备考缓更」  @破 


本次活动从9.14持续到中秋节假期结束,请大家耐心等待躺平吃粮——♡

【粤澍】彭先生

瞎写一番的中秋贺文。

哥哥60诞辰之际突然来的脑洞,生前他总是称呼唐鹤德为“唐先生”,总觉得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关系。

忽然觉得荣迷这种事情好暴露年龄……


=


        手指轻触在液晶屏幕上碰出淡淡的光亮,把视频的进度条第四次拖到开头的地方,略微嘈杂的人语声从音孔中传出来,带着机械化的失真,让人感觉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1分03秒。他伸出白净的手指摸了摸鼻子,带着略微商业化的微笑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彭先生只是合作上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 1分42秒。他的笑容微微开始僵硬,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地薄汗,像是有些紧张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彭先生只是那天喝了酒不能开车所以会在我家住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 2分01秒。他抓乱自己柔软的发,轻抿着下唇斟酌着语言,眸中闪过不自然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们不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 2分28秒。他紧紧攥着拳头,局促不安的样子已经开始难以掩饰,似乎在害怕记者还会问些其他什么刁钻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及时雨这首歌不是写给我的,你们别多想。……我是说,彭先生可能还不知道我名字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 2分45秒。视频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先生,怎么没了剧本你就演得那么差劲?”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的人儿探出一个小脑袋,围着脏兮兮的围裙,恼羞成怒地嗔视他一眼,险些一个铁勺扔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彭先生,您今晚是想吃碗吗?”




成功跑题

  


粤澍专用活动号【占tag抱歉


劳k

这里是一个十分正经的活动号。

大概每个月都会有活动。

希望有读者会喜欢..

小天使啊